危险废弃物不能随意处置 建议:有害、无害分开

随意丢弃废旧电池和水银温度计可能会造成污染环境,这已被大部分人所熟知。

 
  其实,政府相关部门早已给予重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转发国家发改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的通知中指出,强制垃圾分类要求中有一项是,必须将有害垃圾作为强制分类的类别之一。有害垃圾包括:废电池、荧光灯、温度计、血压计、废药品及其包装物,废油漆及其包装物,杀虫剂、消毒剂等。
 
  然而,日常生活中有害垃圾收集情况并不乐观,在社区中如何安全收集有害垃圾?收集的有害垃圾该找谁运输?最后送到哪里去?中国商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首先,对垃圾进行分类
 
  2017年3月,国家发改委、住建部发布的《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中要求,必须将有害垃圾作为强制分类的类别之一。据悉,北京同年起开展垃圾分类示范片区创建,有害垃圾也被纳入分类全覆盖的范畴,越来越多的社区和单位步入有害垃圾分类收集的实施中。
 
  早在2003年,北京市昌平区金榜园小区的惠仁物业企业总经理曲屹松就开始接触社区垃圾分类工作。
 
  当时,北京市提倡对可回收物进行分类。为此,曲屹松的同事曾尝试过在垃圾桶贴上不同的标签,并向业主做垃圾分类处理的科普宣传。但由于业主早已形成的生活习惯一时很难改变,垃圾分类工作一时遭遇瓶颈。
 
  此后,曲屹松开始考虑通过集中分类的方法解决社区垃圾分类难的现状。在社区日常清洁工作的基础上,物业企业聘请保洁人员将收集到的垃圾集中清运到垃圾站,再派专人对垃圾进行二次分拣,分拣后不可回收的交给承包的清理企业运走,剩下可回收再利用的垃圾,企业留下进行再利用。
 
  这样一来,小区清运走的垃圾量减少了一半以上,在节省垃圾消纳费的同时,回收的垃圾还通过转化重新投入到小区物业的服务中,分类回收规模还在扩大。曲屹松与他同事的垃圾分类回收处理工作初见成效。
 
  其次,有害、无害要分开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废药物是指“生产销售及使用过程中产生的失效、变质、不合格、被淘汰伪劣的药物和药品”。
 
  “鉴于目前业主关于非药品方面的常识还不够普及,大家物业企业只有从容易识别过期药品入手,收集家庭危险有毒废弃物。”曲屹松说。
 
  起初,北京市药监局和昌平区食药监局给金榜园小区投放了两个过期药品回收箱,但投放效果并不理想。为此,物业企业重新设置了桶口大、方便投放的药品回收桶。
 
  “刚开始收集的时候,业主们并不能按要求去掉药盒与说明书。大家就派专人帮助挑拣去掉包装盒,这样做就是防止过期药品被不法人员利用,二次流入市场。”曲屹松告诉记者,为了防止有人“偷药”,物业还安排保安不定时巡逻,一旦药品回收桶满了,及时告知药监部门运走。
 
  除了过期药品,还有废旧电池也包含在《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废旧电池中包括有含铅废物、含镍废物、含镍废物、含镉废物和其他废物。
 
  据曲屹松先容,2016年的《废电池污染防治技术政策》中提出要促进废电池利用,技术政策适用于各种电池在生产、运输、销售、储存、使用、维修、利用、再制造等过程中产生的混合废料、不合格产品、报废产品和过期产品的污染防治,重点控制废的铅蓄电池、锂离子电池、氢镍电池、镉镍电池和含汞扣式电池。
 
  采访中,他告诉记者,当前一些不规范厂家可能会生产国家禁止的有毒电池产品,常人无法分辨,所以应当对废旧电池进行集中收储,专业分类,无害化资源处理。
 
  “废旧电池内部的重金属和酸碱会泄露出来,填埋会渗透和污染水体、土壤,通过各种途径进入居民食物链。如果焚烧废旧电池,在高温下腐蚀设备,某些重金属在焚烧炉中挥发,造成大气污染,焚烧炉底重金属堆积,产生灰渣和致癌物质二噁英。堆肥会造成土地污染。”曲屹松说。
 
  “不过,废旧电池其实是非常好的”城市矿山“,含有如铅、镉、鎳、锂离子、汞、氧化银等丰富的矿产资源。如果可以全部回收,数量非常可观。在大家小区,物业企业会在比较显眼的地方设置废旧电池回收桶。同时,注意避光处理,及时将废旧电池分装成小包装存储。”曲屹松对记者说。
 
  据《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先容,含汞废弃物是指含汞电池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含汞废浆层纸、含汞废锌膏、含汞废活性炭和废水处理污泥;非特定行业生产、销售及使用过程中产生的废含汞荧光灯管及其他废含汞电光源;生产、销售及使用过程中产生的废含汞温度计、废含汞血压计、废含汞真空表和废含汞压力计;其他废物等。
 
  曲屹松表示,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是废旧含汞荧光灯的回收处理。荧光灯的难点是易碎,无论是小的还是大的危废桶都有一些特殊形状的含汞荧光灯不好存放。
 
  对此,物业企业也制定了相应的解决办法。第一,经常派保洁人员巡视,及时发现荧光灯,便第一时间存放到相应的回收桶内;第二,不同形状的荧光灯分别进行安全包装;第三,将长灯管用废布包裹起来等待转运。
 
  “目前,大家在小区共里设立家庭危废垃圾收集点四处、危废垃圾管理中心一处,把周边十几个社区的废旧电池收集起来,累积已经运送到废旧电池专业收储企业安全存储157千克、向北京市昌平区食药监局运送过期药品78千克。”曲屹松向记者先容。
 
  谈到社区回收暂存危废的主要难点,曲屹松向记者表示,首先还是需要加大宣传力度。第二是废电池的防水防渗漏问题。第三是荧光灯的破碎问题,第四即商业运作难,没有更多的企业愿意回收,造成存储困难。
 
  “成本”是危险废弃物回收最大痛点
 
  长期从事危险废弃物回收处理实践工作,让曲屹松对这一领域有着许多感触。曲屹松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成本。
 
  “像纸、铁、铜等垃圾目前还有专门的回收机构从事处理,但像电子产品,比如电路板、内存条、CPU等配件可能包含多种稀有金属,大家社区处理起来需要更多专业技术,然而目前能够承担得起回收作业的机构太少,更不用说大规模处理了。”曲屹松说。
 
  曲屹松认为,究其原因就是成本因素。北京作为一个特大型城市,并不缺少致力于稀有金属回收利用的机构,但就目前现有的技术来看,回收成本很高,机构运营的效益不能继续支撑回收业务的存续。因此,相当一部分危险废弃物不得不走上了填埋处理的老路,这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
 
目前,危险废弃物处理的局面,是造成各家物业企业垃圾分类处理成本上升的核心矛盾。而想要解决这一根本问题,需要的是一个正规的、能够统合回收多个社区项目垃圾并集中交付处理厂的企业。
 
  曲屹松希翼,未来危险废弃物的回收处理也势必要拥抱高科技应用领域,只有不断寻求更先进、更低价的垃圾回收处理手段,垃圾清运处理才有存续的活力。
 
  曲屹松强调,构建社区多元合作危废暂存管理机制是前提,向居民宣传普及家庭危废常识是基础,因地制宜逐级建立危废收集管理统一站点是关键,最后他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对“危险废弃物回收”积极投入专人管理。
 
  链接:
 
  北京市海淀区和谐社区发展中心生态社区建设委员会主任吕岩对中国商报记者说,针对日常生活的汞污染问题,社区可以给居民家庭汞污染应急处理支撑。和谐社区发展中心联合国内多个单位和专家为社区开发了汞污染应急救援包,救援包里有汞的气体回收瓶,可以收2克汞。
 
  吕岩认为,对居民社区中推动汞污染治理的问题,需要有更多政策倡导。在有些国家和地区荧光灯泡和电池的外包装上一般都标示有,禁止扔到生活垃圾箱中的环保标识。
 
  因此,吕岩建议:我国相关企业也应该加强企业的社会责任在产品上标注危废标识。中央政策也很具体,加强垃圾综合治理,树立垃圾是重要资源和矿产的观念,建立政府、社区、企业和居民协调机制,通过分类投放收集,综合循环利用,促进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
 
  北京东华鑫馨废旧电池回收有限企业法人王自新向中国商报记者先容了国内废旧电池回收的现状。
 
  他表示,电池是重要的资源,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电池生产和消费大国,而目前废电池年回收率却不足2%。废旧电池中含有大量的锌、镍、铅、镉、锂等有色金属,回收电池可将资源回收综合利用,节能减排,符合环境保护和循环经济要求,因此废旧电池回收处理再生利用工作迫在眉睫。


推荐

  • QQ空间

  • Tencent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 豆瓣

技术支持: 山西半径三米科技有限企业
  • www.2492777.com
  • 电话
  • 位置
  • 留言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